滇虹创始人84岁再创业获A轮融资,盘点医药界的“褚时健”们!
他们曾是医药行业里最知名的改革闯将,因为缔造了一家家企业而走向了人生巅峰,但是有的出于无奈卖掉公司;有的从一手缔造国企退休;有的锒铛入狱;有的事业崩盘……但是他们不服老,在古稀之年依然怀有抱负,要再闯出个名堂! 
2017-4-19 16:45:48
0
4月18日,在上海召开的“当今中国的创业生态与创业家基因”论坛上,有一位已是耄耋之年的创业者出现在会场,并在会场分享了他的创业故事。


这位84岁的创业者名叫周家礽,他曾是云南白药的第一任总工程师,1993年,他60岁,退休过安稳日子是大多数人的选择,但是他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创业。当时,他和其他11个人发起共同集资28万,创办了滇虹药业。

在周家礽的带领下,滇虹药业一路狂奔,自主研发、生产出“康王”牌外用药和其他内服等11个品种,四年之后28万成为了4000万。20年后,滇虹康王品牌家喻户晓,销售额也达到了13亿元,如果依次判断周家礽的创业,他无疑是一位成功者。

不过,由于滇虹药业的创业者都已是75岁以上的老年人群,工作精力逐年衰退,意欲出售股权。由于公司控制权分散,周家礽也只能接受了出售方案。拜耳集团最终出资36亿元人民币,收购滇虹药业100%的股份。时年,周家礽已经81岁,所有人都会认为他将会就此颐养天年,而德国拜耳则会把滇虹带上一个新高度,成为一家走向世界的中国企业。

然而,外界的所有猜测都错了。滇虹并没有因为嫁入豪门获得飞速发展,反而由于收购方与企业磨合不佳,仅仅两年,滇虹药业的销售规模就从十几亿急速下滑到原来的一半;而周家礽也没有过起儿孙绕膝的日子,而是在3年后选择了再创业。

2016年3月,周家礽与几位合作伙伴共同创建了“云南群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从事保健品、日化品的生产与销售。新公司群优吸纳了原滇虹的核心团队,同时安排了一个更加稳健的公司结构:较为集中的股权、跨代交替设计、长期团队持股计划……周家礽一再表示,如果自己的第三次创业能够成功,他将把自己的股权分给团队,但这一次不会再出让控制权。

一年后,周家礽创立的群优生物获得上海磐缔投资管理公司的A轮投资。磐缔资本创始合伙人王茁成为上海家化总经理,他之所以选择投资群优生物,主要就是因为群优拥有强大的植物药学领域的研发能力、临床经验和历史配方积累。

据介绍,目前群优生物科技已有三个保健品正在向国家食品药品局申报,与此同时,涵盖各类化妆品,拥有80多个条码的日化品也正在报备之中。从今年三月份开始,群优重新整理大流通日化产品,其中以销量最大的洗发露为主体,注册新商标,并制造生产出小批量样品,经检验合格后,至云南省食药监局报备,最迟于6月中旬投入批量生产。目前公司在云南设立了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在上海和杭州设立了中央市场部和电商运营中心。

三九创始人赵新先75岁再创新先制药

提起赵新先,医药行业的人应该莫不知晓。这位与“三九胃泰”和“三九集团”紧密相连的传奇人物,年过古稀再创业,必然备受瞩目。



1985年,赵新先携带“三九胃泰”等科研成果和500万元借款第一次南下深圳,在茅草丛生的笔架山上建成了中国第一条中药自动化生产线。此后,他创立的三九集团通过一系列疯狂的并购在二十年间发展成为超过200亿元总资产,涉足医药、汽车、食品、制酒、旅游饭店、商业、农业和房地产八大产业的企业帝国,就连同一时代诞生的海尔、联想也只能望其项背。有着“中药现代化之父”之称的赵新先一时赢来荣誉无数,风光无二。



令人扼腕的是,2005年11月19日,赵新先突然被抓,关在了距离创业地、笔架山只有一公里远的深圳梅林看守所。直到2007年,这位“三九教父”以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零十个月,从此消失在公众的视线中。

2008年,受南京小营制药公司董事长之约,赵新先出任顾问。该董事长向其承诺,将出资3亿元打造中药大健康平台。但两个月后,该董事长突然改变注意,转去投资矿业。赵新先的这次出山也铩羽而归。2013年,赵新先又被天津一家制药企业聘去当顾问。在这期间,妻子因睡眠不好开始服用灵芝,一段时间后妻子的失眠被治愈。这也再次激发了赵新先研究灵芝的热情。在翻遍所有涉及灵芝的药典古方,调研了当今的灵芝市场后,他发现,市面上的灵芝基本都是保健品而非药品,而且灵芝既未形成产业规模,更没有产生大的品牌。

2014年初,赵新先再度与常州威龙制药厂联系时,发现该厂已经陷入经营困境。于是,赵新先找到一家风险投资机构,共同对常州威龙制药厂进行收购。收购完成后,赵新先成为了第一大股东。之后,这位75岁的传奇老者以“新先制药创始人”的身份再次归来,就在深圳笔架山脚下开始了二次创业。

从2014年开始尝试种植灵芝,到2015年大规模种植,如今,新先制药已有新先灵芝糖浆、新先破壁灵芝孢子粉胶囊、灵芝(长白山原芝切片)三个产品在全国约8000家连锁药店上市。

丽珠集团缔造者徐孝先66岁第三次创业

他遭遇过家庭不幸。13岁那年,由于父亲早逝,作为长子的他要协助母亲将五个弟妹拉扯大,不得不辍学离乡,到广州百威大药房当学徒。


他是60年代广州最年轻的厂长,23岁被任命为广州明兴制药厂副厂长(没有正厂长)。1966年,29岁的徐孝先响应国家三线建设的号召,举家奔赴仁化山区,在一片荒芜的山坡上创办了利民药厂,建设了广东有名的三线制药厂。在国家工业调整时期,他又回到明兴药厂当厂长,负责企业的全面整顿。文化大革命之后,他出任广州医药工业研究所业务副所长,主管科研工作。

1985年,48岁的徐孝先又被指派到珠海创办丽珠医药。彼时,整个珠海尚没有医药工业基础,他就执拗地想要填补这一空白,搞起了制药,而不是相对容易起步的医药贸易。即使后来增加了贸易的业务,那也是为医药工业服务。之后,他提出了“以技术开发为先导、工业生产为基础、技工贸相结合的外向型企业”的发展方针。

他任职18年间,丽珠集团从最初以300万元起家创业,发展为一家总资产超过20亿元的大型综合性高新技术医药企业,而且成为了国内第一家在A股和B股市场同时上市的医药企业。

在丽珠服务了18年后,因为公司被并购,他选择离开。原本应该退休,但如同一列高速行驶了很久的列车,徐孝先大概习惯了一直开在路上的那种感觉,他仍然没有停下。

2003年,在朋友的推荐下,徐孝先来到中山国家健康产业基地,开始着手创办中山安士,以实现“让中国的药品卖到美国市场”这一新梦想。彼时,徐孝先已经66岁。他为安士选择的起家产品迪巧钙制剂,目前已经成为中国钙制剂市场的知名品牌。除了钙制剂外,安士制药的业务还包括软胶囊、用于出口的处方药和在国内销售的片剂、注射剂等产品。


三株吴炳新76岁再出发

吴炳新第一次创业在1993年,成立的公司叫三株,注册资金30万元,仅用了短短的四年时间,销售回款就达到了80亿元,成为资产总额48亿元的大型民营企业。



三株创造了与邮政网络相媲美的市场网络,鼎盛时期有600多家子公司、2000多个办事处、13000多个工作站,营销网络遍及祖国大陆最边远的乡镇。1998年3月,湖南常德中院就“八瓶三株喝死一位老汉”事件,作出三株公司败诉的一审判决,使三株一下子陷入灭顶之灾。一年之后的3月,湖南省高院对此案作了三株胜诉的终审判决,同时明确“三株口服液是安全无毒、功效确切、质量可靠的高科技产品”。常德事件终审裁定时,400多个子公司已经停业,年销售额高达80亿元、累计上缴利润18亿元、拥有15万员工的“三株帝国”几近崩溃。

受此重创的三株,此后进入了长达十几年的蛰伏期,吴炳新完成了150多万字的著作《消费论》。2014年,76岁的吴炳新决意带领三株东山再起。为了轻装上阵,三株剥离了主业关联度不高的其他产业,如济南福胶集团、平阴阁老贡酒厂、北京玉泉山矿泉水厂、吉林柳河中药厂等。在三株大发展时期,三株收购、控股了30多家国营企业,这些企业横跨几个省份,三株公司投入了大量资金,但基本上没有形成产业规模。三株集团集中精力发展核心产业,主要产业集中于三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药品、保健品、化妆品产业,着力于益生菌发酵技术和工艺的提升。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