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市场风起云涌,国内DTC基因检测能靠“普惠”破局吗?
与美国市场相比,中国大众级基因检测无论市场规范、产品定位还是市场认知都有很大的差距。不过,最近一场基因芯片的技术革新搅动了国内DTC基因检测的一潭春水。 
2021-4-13 20:29:06
0
E药脸谱

2020年8月,美国疫情仍在蔓延之际,消费级基因检测市场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变化。

美国基因检测公司23andMe宣布其药物基因组学检测产品获得FDA的510(K)批准,可以直接面向消费者(Direct-to-consumer,简写为DTC)提供针对CYP2C19的基因检测,从而评估用户对心血管疾病药物氯吡格雷(clopidogrel)和抗抑郁药物西酞普兰(citalopram)的药物反应。

这毫无疑问是一件里程碑式的事件。

不仅让23andMe成为唯一一家可以直接向消费者提供FDA批准的药物基因组学检测报告的公司,也标志着消费级基因检测所能够触达的领域进一步的扩大。

做到这一步,23andMe走过了很长的路。

从2006年成立开始23andMe便致力于不经医疗专业人员,直接向消费者提供基因检验服务。但直到11年后的2017年,公司首款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基因检测产品才获得FDA批准,可用于检测帕金森病和阿尔茨海默病等10种疾病的遗传风险。此后23andMe又先后有几款健康风险基因检测产品获得美国FDA批准,用于乳腺癌、卵巢癌、前列腺癌、遗传性结直肠癌综合征等等。再到最近药物基因组学检测。

23andMe的核心产品一直是价格为199美元的个人基因体检验服务,根据TheDNAGeek统计的数据,到2020年年中,23andme累计完成了约1250万人的基因检测。2021年2月23andMe宣布,将通过英国维珍集团创始人Richard Branson旗下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在纽交所上市,预估市值35亿美元。

23andMe几乎凭着“一己之力”一次次将消费级基因检测推到聚光灯下,市场风起云涌。

与美国市场相比,中国大众级基因检测无论市场规范、产品定位还是市场认知都有很大的差距。不过,最近一场基因芯片的技术革新搅动了国内DTC基因检测的一潭春水。

01 普惠

据光明网报道,北京拉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拉索生物”)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智在3月的一次医疗健康行业的高端论坛上表示,公司成功研发出高密度基因芯片,打破了欧美垄断。


 北京拉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智

自2019年开始,拉索生物与全国顶尖高校与科研机构、以及行业龙头供应商紧密合作,自主研发了高密度基因芯片平台,涵盖测序仪、芯片、试剂和软件一体化解决方案。“我们的测序仪是和苏州中科院合作的,我们还和北京大学、四川大学、南京大学等高校惊醒了深度合作,解决了很多关键技术。”李智在采访中表示。

光明网的文章中还引述南京大学物理学院教授陈卓与中国科学院苏州生物医学工程技术研究所李辉教授表示,“我们很高兴与拉索生物合作,参与到高密度基因芯片的研发工作中。拉索高密度芯片的量产,意味着中国公司首次在该领域实现自主知识产权和国产替代,解决了高密度基因芯片这一关键基因检测技术长期被欧美‘卡脖子’的问题。”

中央电视台在以“战略性新兴产业构筑发展新支柱”为题的新闻节目中同样对拉索生物研发出高密度基因芯片进行了报道,央视主持人称,“高密度基因芯片的成功研发将图纸变为现实,连接起芯片制造上下游将推动中国新兴产业加速发展。”

在李智看来“目前国内基因芯片严重依赖进口,高昂的成本导致消费级检测产品的定价普遍也较高,普及率低。这也是阻碍国内DTC基因检测市场发展的最重要因素。”

国产替代的出现意味着更为普遍的可及性,即普惠。拉索生物高密度基因芯片的成功研发,极大优化了产业的成本结构,打破了国内消费级基因检测增长中的最大阻碍,为后续发展带来了巨大利好,拉索生物自身为消费者提供全数字化体验的个人基因检测产品“基因宝”便是其中受益的代表。

基因宝以基因检测为入口,基于检测结果为消费者提供以家庭为单位的、定制化的健康管理服务,包括保险、体检、维生素等多个垂直领域“基因宝的400多项检测里,健康相关内容占了300多项,包括用药、健康风险的评估。”

“基因宝”选择自主研发的高密度基因芯片使成本大幅降低,李智表示目前高密度基因芯片已实现量产,成本仅为海外同类产品的1/10。

国产替代或许将掀起国内消费级基因检测市场一波新的增长势头。

02 双引擎驱动

研发出高密度基因芯片,实现技术上的突破,拉索生物似乎迈出了第一步。不过,如果要在中国复制23andMe般的成功,拉索生物还需要怎么做呢?

李智给出的答案是双引擎驱动。

“第一个引擎是要把我们高密度基因芯片的技术打磨好,既要保持生产工艺的稳定还要增加产能保证产量。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的数据显示,2019 年全球基因芯片市场已达到 970.2 亿元的规模,预计在2020-2025 年生物芯片市场规模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1%左右,到2025年,全球基因芯片市场规模将达1821 亿元。与之相比,国内的基因芯片近几年需求也持续扩大,市场规模一直都保持着高速增长。中国基因芯片市场已达到 45.1 亿元的规模,预计到2025 年中国基因芯片市场规模将达184 亿元。

拉索生物瞄准的正是这一片蓝海。

在李智看来,取胜的关键是拉索生物拥有的规模效益优势。“做1份和做1万份和做100万份的总成本是没有很大差距的,如果没有消费市场引擎作为支撑和驱动,很难维持一个低的成本和很好的竞争优势,所以核心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找到订单然后把它卖出去”,怎样维持稳定的产能是降低成本扩大产品利润的关键因素,李智解释道。

“如果生产出来的芯片迟迟找不到下游应用市场对企业而言将是十分痛苦的,而我们(拉索生物)所拥有的优势是我们产业上游、中游和下游是一体的。”“最核心的一点我们有面自己向消费者的产品,我们知道现在制约我们销量,制约我们发展核心要素是成本的问题,是技术的问题。如果我们把这个技术问题解决了,我们不会担心市场的问题。”

除此之外,他还介绍说拉索生物在苏州工业园区已经落地,更大规模的研发、生产都得到保障,据称目前已有多笔潜在基因芯片合作的订单了。

“第二个引擎则来自基因宝的销量增长。”

在李智看来,核心还是定价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大众级基因检测是面向大众消费者的,换句话说是定价不可能很贵的,贵了就会卖不出去,或者贵了需求就会下降。”

他以美国市场为例,“美国市场是怎么成功做起来的,23andMe是怎么成功做起来的,说白了,核心就是适合的本土定价。”他认为中美定价之间的差别应该比照两国人均GDP。“中国的人均GDP是7万元人民币,美国差不多是7万美元,那么如果看同样一个市场需求的话,中国城镇人口的市场需求跟美国的需求是可以做类比的,只不过消费者的价格感知就要差了一个美元货币单位。所以,如果一个消费级基因检测在美国可以卖到100美元的话,我们认为在中国定价百元元人民币上下是合理的。”

之前,国内行业最大的问题在于,上游技术设备严重依赖于海外特别是美国,高昂的上游成本无法实现更宽松自由定价。“一个企业的利润是被上游看穿的,所以最核心的一点要么永远被人家掌握在自己的手上,要么要走通这条路。”自主研发的基因芯片让拉索生物有了底气。

李智对未来的销售渠道同样信心满满,“我们其中之一的股东是大参林,拥有差不多5000家线下门店,2000万线上会员,这对我们而言都是未来的战略性的渠道。”

但他也表示,公司目前尚未将渠道完全打开主要受制于产能。“未来公司仍会扩大产能,同时升级销售渠道和升级销售战略。”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